浅析歌唱中的“形”与“神” - 声乐学术论文 - 中国声乐家协会

中国声乐家协会

浅析歌唱中的“形”与“神”

时间:2014-08-14 15:57:46   阅读:   来源:秘书处

浅析歌唱中的“形”与“神”

兰州文理学院 姚爱民

[摘要]声乐艺术是舞台艺术,舞台表现只有“唱”是不够的,还要有“演”的技能,打破歌唱者用“唱”来表现作品的单一模式,掌握学习一些戏曲及舞蹈的表演技巧,才能更加合理多元的表达情感,刻画人物和塑造形象,进而达到“以形传神”“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

[关键词]  歌唱   形体表演   神态气质

 

Discussing Simply the Shape and Expression of Singing Aimin yao

 

(Gansu University Art and Science)

Abstract : Vocal music art is a kind of stage art, it is not enough to have the stage showing of singing, Having the skill of performance is also necessary learning to master some skills of performance about traditional opera and dance. Not only express the feeling were reasonably and diversifiedly, but delineate characters and model figures, so that reaches the artistic state of spape and expression.

Key words: singing; body performance; expression.

 

梁范缜《神灭论》中说:“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1]“以形传神,形神兼备”是每个歌唱演员追求的最高境界。“神”即指歌者的眼神,神气,表情是指抽象的内在精神,也是内心世界的“外化”。“形”是指具体形态的外在表现,是形体表演的具体特征。声乐艺术是舞台艺术,舞台表现只有“唱”是不够的,还要有“演”的技能。打破歌唱者用“唱”来表现作品的单一模式,掌握学习一些其它艺术的表现形式,如戏曲、舞蹈的形体表演,更加合理多元的表达情感,刻画人物塑造形象。

一、歌唱中的形体

歌唱中的形体,谈起形体表演不能不提我国传统戏曲的身段。我国戏曲发展历史悠久在形体表演方面形成了相对完善的表演体系,其“手、眼、  身、法、步”将表演的动作进行规范化。如我国戏曲表演大师梅兰芳先生,其身体姿势塑造之优美可谓举世闻名,无论是站立式、观望式、坐式、卧式,每一个动作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传神境界。真所谓“站有站相、坐有坐姿”。在如京剧《红娘》这出戏中,小姐“莺莺”是大家闺秀,含蓄、典雅、稳重大方。上台步态平稳、步速稍慢,步伐适中、形体动作舒缓、优美、坐姿端庄大方、眼神含蓄柔美,体现出高雅、细腻似牡丹花样的人物性格。“红娘”是丫环身份、性格活泼开朗心直口快、热情大方有啥说啥、聪慧玲珑、上台步态轻快、步伐偏小、步速轻快灵活,动作势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通过一些看似简单的形体动作,就能把人物的性格活灵活现的表现出来。因此学习借鉴一些戏曲表演技巧,融汇惯通对于歌唱演员的演唱十分必要,当然这些简单的形体动作,也非一日之功,必须通过艰苦的专业训练才能获得。

二、形体动作与作品内容

形体动作与作品内容密不可分,无论在戏曲表演还是在歌曲的演唱,人物的形体表演都于作品所反映的社会背景、内容和人物性格的需要来定。形体表演始终围绕作品的思想内含来进行。一位训练有素,艺术修养非常全面的歌唱演员,在演唱时,总会让人感到她的形象十分完美,这正是形神兼备,以情动人、由内到外传达给观众一种整体的美感。真正做到了“以形传神,形神兼备”的高境界。例如歌剧《江姐》一剧中《五州人民齐欢笑》这段唱,必需要:“以神定形、以形领神”的表演。首先这段唱的内容及背景是1948年,全国解放前夕,地下党员江雪琴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被叛徒甫志高出卖,丈夫被残害,自己在北川被捕并关进了重庆中美合作所渣滓洞的集中营,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和威逼利诱,江姐大义凛然,坚贞不屈,严词痛斥敌人,最后在重庆解放前夕,江姐慷慨高歌英勇就义,了解了作品的背景,就对江姐的人物性格给予准确的定位。江姐首先是一个坚定的地下工作者,其次也是一位母亲,一位妻子,身上即有共产党的坚贞刚毅,又具备女性的柔美与贤淑。人物性格有血有肉,可敬、可亲,在演唱这段《五州人民齐欢笑》时江姐在全剧主旋律,见谱例:

 

 

中似红梅傲立,神情坚定,思绪翻滚,革命的往事历历在目,革命的胜利仿佛就在眼前……此时形体步态随着音乐赋予的节奏和情感相互联动。众狱友哭着一句念白:“江姐”猛将思绪万千的江姐拉回到现实中,随着短促刚劲的音乐 ,见谱例:\

江姐坚定向前一步定格,音乐的嘎然而止,让全台一片寂静,所有配角演员的眼睛都看着江姐。江姐神情温和坚强,用半声说唱的口气唱出这句散板“不要用哭声告别”不要把眼泪轻抛”、不需要太多的形体动作来宣染,静中有动的表演最能拉住观众的心,声声血泪摄人心弦。随着主旋律音乐的再起,见谱例:

……全场演员的思绪随江姐一起向前移动,倾听江姐的教导与嘱托。此时江姐内心从容,神情坚定的告诉大家。只要为民族独立和人民的解放流血牺牲并不可怕 。因此一定要培养歌唱者内心情感和作品内容,音乐节奏和形体身段的一致性。

这段唱及接下来的一段快板,慢板和最后的散板,中心内容都是   把痛斥敌人的恶行和对美好未来的期盼来对比演唱,在演唱这段歌剧时要求形体表演更为程式化、戏曲化,步态坚定沉稳、动作宜少不宜多、宜简不宜繁,运用一些“引”“定”“开”“合"“赞美式"“托月式”来衬托歌曲的内容渲染情绪气氛达到高潮。手势少用“兰花指”或尽量不用。由于江姐的人物性格刚毅坚强,应多用一些戏曲中的“按掌”“托掌"“顺风提”等程式化表演动作。在动作的运用上要注意方向清楚,意图目标明确,动作幅度准确到位,从那起从那落,不能模棱两可含糊不清。举手投足虽是大义凛然,舍生忘死,但也要从一个“美’’字来出发,不能太硬太刚太古板,毕竟人物是一个“女"共产党员。要求动作表演也要舞蹈化。正如戏曲理论家齐如山所讲;“有声必歌”“无动不舞”,[2]就是说在台上没有一个动作不是舞蹈。只有通过这些精确的铺排和刻苦训练,才能真正把一个不屈不挠,勇敢坚强的女共产党员江姐的形象表现出来。

三、以神定形、声情并茂

无论是戏曲演员还是歌剧演员、独唱演员,只要一上台就必须要做到精神、情感、形态、气质的同步到位,即所谓精神焕发、以形传神、以神定形、形神兼备才会产生强大的艺术感染力。

我国戏曲界有句名言:“一脸之戏在于眼”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神的运用在歌唱中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例如:演唱《母亲》这首作品,在眼睛神气的运用上要做精确的铺排,演唱时眼睛里首先要有图画出现,所谓“图画”是指歌曲的内容,如歌词中唱的:“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搭,你爱吃的三鲜馅、有人她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这;“缝书包、打伞、包饺子,擦眼泪”等一幅幅儿时场景即刻涌现在前,只有眼睛里有了这些图画感,才能在演唱时,以情动人以真挚的情感去感染听众。我国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老师在教学中非常重视学生眼睛的表现力。他指出:“眼睛的表现要有头有尾,前奏、间奏,结束时眼睛里都要有戏,结束时眼神不要收的太快,要延长几秒钟再收,眼神任何时候都不能游离于音乐之外。”[3]这更加说明眼神在歌唱中的重要性,所以演唱《母亲》这首歌时,眼神通过虚、实、明、暗来体现。如前奏音乐时,视线仿佛是摄像的“远镜头’’目光较弱。在回忆中看到家乡的山山水水,慈祥妈妈的身影渐显清晰,随着前奏过门音乐的结束眼神的“镜头”要拉近定格;“你入学的新书包……”唱词随着感情脱口而出,情绪饱满、眼神变实、变真、提神吸气聚光聚神,演唱要情真意切充满感情,唱到:“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时,眼睛里要饱含深情、充满温暖,母亲的养育之恩以及自己感恩的心情缢于言表,把对母亲的爱,对母亲的情演唱的淋漓尽致,动人心肺(),歌曲结尾眼神的“镜头”慢慢拉远,目光变弱、变柔、变暗直到妈妈和家乡的“图画”渐渐消失,才可以收神鞠躬结束演唱。

歌唱中神情运用自如,也不是一说就会,必需通过一定时间的练习才可获得。主要练眼神的“定”即眼神的聚焦。“动”眼珠子运动过程中灵活通顺,眼睛里的“戏”必须用心去练,心里面有眼睛里才会有,心空则神假、心与神是相通的。例如:电视连续剧《西游记》中的插曲《天竺少女》和歌曲《为了谁》这两首作品时,眼神的运用是完全不同的。前者眼神运用是明亮妩媚、温柔、多情,把青春少女追求爱情,产生爱慕的丰富情感通过眼睛来尽情释放,使人感受到爱情的美好与甜蜜。后者的眼神是崇敬的、敬仰的、感恩和亲切、和蔼的眼神,把对人民子弟兵无比崇尚的真挚情感得以完美体现。前者眼神突一个“妩媚多情",后者的眼神突出一个“大爱无疆”的品位风格,二者不能错用。眼神的千变万化都离不开作品的中心内容。如果没有内容的眼神,它肯定是空洞飘缈缺乏感染力和生命力的。眼神和脸部的喜怒哀乐,形体的“手、眼、身、法、步”的完美配合,从一个“美”字出发,配合的恰如其分,恰到好处。

总之美妙动听的歌声还是丰富传神的表情,都必须从作品的内容出发,由心而生,由心而起,心里没有一切都是假的,空的。只有做到举手投足、姿太优美,含蓄凝练、声情并茂、由表及里、由浅至深,只有作品内容—表演—演唱的完美结合,方可称之为“以刑传神,形神兼备”的演唱高境界。

 

 

 

 

 

参考文献:

①金铁霖著《金铁霖声乐教学艺术》[M]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8.12.118

②齐如山著《国剧艺术汇考》[M]辽宁教育出版社 2010.3.1

③金铁霖著《金铁霖声乐教学艺术》[M]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8.12.111

上一篇:《贞洁女神》的音乐结... 下一篇:跨界唱法教学探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