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巧桑咏叹调《啊,晴朗的一天》的音乐与演唱分析 - 声乐学术论文 - 中国声乐家协会

中国声乐家协会

巧巧桑咏叹调《啊,晴朗的一天》的音乐与演唱分析

时间:2014-08-14 14:40:58   阅读:   来源:秘书处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歌剧《蝴蝶夫人》中巧巧桑的咏叹调《晴朗的一天》的音乐风格及演唱技巧的分析,浅谈了演唱好这首咏叹调的几点技术保障----旋律线条的流畅、呼吸技巧及共鸣腔体的运用。

关 键 词:蝴蝶夫人   旋律   legato   语言   呼吸   共鸣腔体

  十九世纪中叶,普契尼诞生在意大利歌剧的威尔第时代。从普契尼诞生一直到他真正步入歌剧世界,意大利歌剧事实上是被威尔第独占了。然而,作为威尔第的继承者,普契尼当之无愧地代表了威尔第之后意大利歌剧的最高水平。他一生写歌剧十二部,其中最流行的是《艺术家的生涯》(1896)、《托斯卡》(1900)、《蝴蝶夫人》(1904)等。普契尼歌剧的主要特征是:戏剧化的矛盾冲突,热烈而紧张的舞台气氛,抒情而伤感的音乐风格,以及他那从音乐中流淌出来的对于平凡生活中小人物命运的深切的同情,等等。他从不避讳题材的渺小,偏好于塑造性格软弱的主人公,以“打动世人”,“使世人流泪”为自己创作的目的。基于这一点,无论是巴黎穷人区娇弱可怜的绣花女咪咪,或是热情而盲目的歌星托斯卡,以及轻信但忠于爱情的日本妇女巧巧桑,普契尼都赋予其真挚、热烈的形象和性格。

  《蝴蝶夫人》是普契尼在其歌剧创作生涯的巅峰时期创作的三部著名歌剧之一,于1904217日初演于米兰。故事梗概:日本艺妓巧巧桑(即蝴蝶夫人)嫁给美国海军上尉平克顿,对他一片痴情。上尉回国三年,蝴蝶夫人拒绝包括贵公子山岛亲王在内的一切求婚者,日夜盼望上尉归来。一日,美国军舰进港,上尉携新婚妻子凯蒂来到蝴蝶夫人住处时,准备带走他与夫人所生的儿子。夫人悲痛欲绝,抽剑自刎。在这部歌剧中,普契尼运用传统意大利式优美流畅的旋律,戏剧化的矛盾冲突,对人物进行了非常成功的心理刻画,而且它要求扮演女主角的女高音具有卓越的嗓音和舞台表演技巧。

  《啊,晴朗的一天》是这部歌剧中最有名的一首曲子,是蝴蝶夫人在第二幕中演唱的。这时,三年已经过去了,平克顿还没有归来。先是女仆铃木独唱,她虽然认为平克顿一定已经抛弃她的女主人,但仍祈愿他能回来。而蝴蝶夫人呢,她是一片痴情,忠心不二。她一面责备女仆不应有任何怀疑,一面遥望着山下的大海,幻想着平克顿回来时的情景---- 多么真切的幻想场面和多么生动的内心刻画啊。

  全曲是ABA+尾声的结构。中间B段相当长,主要是以咏叹调与宣叙调的对比手法写成。这首歌曲以它那热情的咏叹和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为其特点,非常成功地塑造了人物形象,堪称为世界歌剧艺术中的一颗珍珠。

 

  一、全曲的音乐风格及表现手法

音乐开始的bg2音接近全曲的最高音,并且延续时值相当长,联系着婉转回落的旋律线,非常动人地刻画出蝴蝶夫人的内心是充满着火热的感情,对平克顿的归来抱着那样赤诚的渴望!这开始八小节的音乐主题(称之为A段),基本上是五声性(12356)的旋律(另有一个7音),富有东方音乐的风格,优美、婉转、线条清晰,正符合人物的国籍和性格。它是全曲音乐形象的基础。在这首歌曲中,作曲家不仅成功地创造了这样一个十分完美咏叹风格的音乐主题,并且还娴熟地运用宣叙风格的旋律与之对比,进而细致地刻画人物内心活动的细节。以下就是几组咏叹风格的旋律和宣叙风格的旋律进行对比的实例:

A段呈述过后,音乐从第9小节进入B段:音乐轻柔、婉转,有强烈的咏叹风格。音乐经过发展后,进入:

 


 

这里的“我不……”音乐配合得美妙极了,它象说白似地,既符合语言的口气,又维妙维肖地刻画出东方少妇怕羞而又自尊的神情。运用类似的对比手法,在第28小节开始,音乐又有很强烈的咏叹风格:继而是宣叙风格:

 


 


 

语言的口气和心理状态真是贴切极了,特别是“他叫我‘蝴蝶夫人’我最亲爱的”,音乐转慢,在较低的音区,窃窃私语,充满着幻想的深情,达到了人物心理刻画的极高境界,也是全曲最富表演艺术光彩的地方。

接着音乐从49小节开始在高音区重现起句的主题(进入再现段):音乐充满激情地再现蝴蝶夫人对平克顿归来的满腔渴望。以后,歌声进入尾声,最后“等待他”在全曲最高的bb2音上延续着,已是情尽心碎的呼喊了。紧接着乐队以f的力度又把那动人的音乐主题重奏了一遍,最后以P的音响结束。善良美丽的蝴蝶夫人,她用火热真挚的心深深打动了听众,人们也在轻轻结束的乐队声中,担心着她的命运!

 

  二、关于旋律线条的legato(连贯)

任何一首歌曲,实际上都是用两种手段、两种性格来表现它的内容。一是用旋律,一种是用语言。我们唱的歌,大都是这两种因素和内容的组合,但所有歌曲的性格并不完全一样。有的是以旋律为主,有的则是以语言以朗诵为主。如赵元任的《教我如何不想他》,这是一首歌唱性很强的歌曲,虽然中间有一句“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是属于语言性强的乐句,但整个来说是以唱为主。又如贺绿汀的《嘉陵江上》则是一首朗诵性较强的歌曲,从一开始的第一句“那一天敌人打到了我的村庄”,就是带有朗诵性格的。而《晴朗的一天》是一首旋律性较强的歌曲,虽然,在乐曲中段有相当篇幅的近似说白性格的宣叙调,但整个来说还是以唱为主,并且旋律悠长、婉转。因此,当我们拿到这首曲子时,首先要分析它的旋律性格,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知道:这首歌曲的旋律有legato(连贯的)、dolce(柔美的)、piano(弱的)、forte(强的)等各种不同的音乐性格。旋律性强的作品,语言一定要服从旋律。要想做到旋律流畅、连贯,必须从语言的legato入手。

  在课堂上经常听到老师要求legato些,意思是唱得连贯些,唱成一句一句的,不要蹦单字。从语言的角度来看,legato是元音的延续,即把所有的元音都放在一个乐器(即演唱腔体)里唱,如《晴朗的一天》的第一句:Un bel divedrema(当晴朗的一天),如果唱时没有legato,那就是蹦单字,不成句子,但如果用呼吸支撑住元音并挂上共鸣,所有的字都在腔体里响,那么就有了legato。同时,一提起legato,有人会把前面一个字尾跟后面一个字头紧连起来,结果两个字都不清楚了,这是不可取的。绝对不能一提legato,就把字念得模糊不清。歌唱中的语言比生活中的语言更要清晰些,因为我们要用歌唱语言来传达感情,那么,如何做到语言上的legato呢?即把字中的元音串起来,串在哪里?串在呼吸上。就好像一条线上串珠子,线是呼吸,珠子是声音、是字。

  这首咏叹调要唱得很连贯,要做到声音的legato,首先念字时嘴的动作不要太多、太大,用吸气的状态念歌词,字念在咽腔、念在气上,用气把字串起来,不要一会儿在咽腔,一会在前齿。声音线条不要断,总是有元音跟着走,元音不断,语言的重音要出来,把唱、朗诵和旋律结合起来,既要连贯,又要有语言的重音,多一点往里吸着唱的感觉,这样呼吸的对抗就有了,唱的感觉就多了,音色也有了,歌唱性就出来了,旋律线条也就做到了通顺、连贯。

 

  三、关于起句(8小节)的呼吸技巧

  歌曲开始的8小节是全曲的音乐主题,是整首歌曲的灵魂所在。歌曲的第一句是Un  bel divedremo,音乐开始在bg2音上,第一个字Un以弱音的方式缓慢的延长了1拍半,要演唱好这个Un音是很困难的,它对歌者的呼吸状态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这里我将从自己的演唱的体会出发,重点地谈一下演唱好这一起句的保证----歌唱中的呼吸问题。

  人在日常生活里,只要心情平静,呼吸很自然,谁也不注意怎样呼与吸,结果,活得很自在。可是不少人,一唱歌呼吸就不自然了,往往先主动吸一大口气,这么做适得其反:气浅、嗓子紧、声音不好听。其实,呼吸是被动行为。就像手风琴的风箱,打开风箱气就进去了,再往里一推气又出去了。这说明,气不是吸进去呼出来的,而是被压进去压出来的。这种现象是物理大气压的原理。弄明白这个道理,歌唱的呼吸技术就好掌握了。

  歌唱中的呼吸技巧有四个要领:吸气、控制、流动、换气。

  吸气:用下降横膈膜放松与膨胀下腹(小肚子)的办法,而不是用主动抬胸扩张胸腔的办法吸气。不信你试试看:把嘴张开,小肚子一松一鼓就“气沉丹田”了。小肚子一松一鼓时,横膈膜是下降状态,胸腔底部呈扩张趋势,所以吸得深。这种吸气方法又快又深。这是主动扩张胸腔底部使气息被动压进去的结果。

  控制:吸了气马上就唱。唱时对气流呼出的流量要加以控制,不控制,气很快就用光了,唱延长音和高音气就不够了。同时,声音也会显得空洞,没有光泽。如唱第一个bg2音上的Un字时,光主动地用扩张腰部的方法来控制气息是不够的,往往搞得腰都酸了气还是控制不好。有一种巧妙的方法,在心理上主动想着“贴着咽壁吸着唱”的感觉:张嘴一唱,气进了“嗓子眼儿”的底下,送到咽壁处,腰部立刻出现轻微的有弹性的膨胀感,下腹与臀部略为提着点儿。唱时,要找到腰腹之间上下的对抗力。实际上,“吸着唱”是一种想象的错觉,和“打哈欠”的状态很接近。它能很省力地把气控制住。这是在主动想着“吸着唱”的同时,气息便被动地得到了控制。

  流动:把“吸着唱”的感觉搞过头了,气不流动声音就僵了。最好在唱的时候,主动想着“吸中有呼、呼中有吸”这种“又吸又呼”的感觉,就能一举两得:既能很好地控制气息,又能使气息流畅、声音流动起来。

  换气:气换不好,歌儿就唱不好。换气前要找好“气口”,什么地方换气心中要有数。如第5小节第2拍的后1/4拍这儿有一个气口(com fin del mare),这口气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果主动往里吸,就会把气越唱越浅,整个声音就会架起来,因此,我的感觉是:不要去想换气,而是到了“气口”处暂时缓劲儿休息。腰轻轻一缓劲儿,气就换进来了。试想你数“12345678”时,是不是腰一缓劲,气就换进来了?根本用不着主动换气。这和唱歌时换气的感觉完全一致。气在腰上换,要掌握一个快字。

  同时,演唱这一起句时,特别应注意:一定不能把呼吸孤立起来。呼吸、发声、共鸣这三者是在歌唱过程中同时出现的有机结合的统一体。

 

  四、关于高潮部分(尾声)的共鸣腔体运用

呼吸是歌唱的动力,没有动力就不能发声。有了动力以后,共鸣在歌唱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声带发出的声音很小而且很单薄,很不好听,不能成为歌唱的声音,要靠共鸣把声音扩大和美化,才能成为歌唱的声音。同时,歌唱音色的好坏,特别是音色的不同变化,共鸣都是很重要的条件,几乎是决定性的因素。我们要求呼吸要深而不僵,吸气的时候很自然地共鸣腔体就随之打开而形成了共鸣的通道。歌唱共鸣的通道像管乐,是一个管状腔体的振动,例如小号,如果只吹嘴子,声音又小又难听。再如小提琴,假如只在指板上上好弦,没有琴身,拉起来声音很刺耳,非常难听,给提琴按上琴身,提琴有了共鸣腔体,声音就非常好听。我们人声乐器的道理也是一样,打开腔体,让声音通过腔体振起共鸣再发出来的声音,就成为音色优美动听的歌声了。

  歌者要把呼吸与共鸣的关系摆对,打开腔体(如打呵欠刚开始的状态)与深呼吸是同时发生的。有了舒服的深呼吸,共鸣腔体就打开了,后边这条路也就打开了。所谓后边这条路是指喉咽腔、鼻咽腔,即张开口看到后咽壁,顺着后咽壁往上、往下的腔体,是唱歌很重要的共鸣腔体。因腔体长在后边,所以叫“后边这条路”。歌声通过后边这条通道,把贴着后咽壁唱出的歌声反射到前面,而不是声音直接往眉心处唱,眉心是反射出共鸣的一部分。并且歌唱出来的声音、共鸣不只是眉心这一点,而是从头顶到前额都有共鸣。打开腔体的第一步是喉位放在什么地方,如果有很舒服的深呼吸,跟着喉器就会下来的,这样喉器的腔体就大了,嗓子的腔体扩大了,共鸣也大了。歌唱的共鸣一部分就产生于这里。如果腔体真是打开的,此时的呼吸肯定是深的。也就是说,深呼吸和打开腔体是同一个动作即打呵欠。

  关于共鸣腔体的运用,各种唱法共鸣腔体用的不一样,根据唱法的需要,有的唱法各部位共鸣腔体全都用;有的唱法只用某个局部。美声唱法是根据音的高低偏重于某一部分共鸣多些,但所有的共鸣腔体全都要用,这样用共鸣发出来的声音色彩与生活中用声音是有距离的。演唱的共鸣与平时说话的共鸣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呢?它们的区别来源于呼吸状态的差异。若按平时说话的呼吸状态来发声,发出的音响与说话相似。若按照演唱所需的呼吸来吸气,用力,在唱之前,呼吸有准备,共鸣腔体也有准备,保持住吸气状态,腔体随之而打开了,不需要用比呼吸更大、更多的力量去打开腔体。也就是说在吸气的同时打开腔体,吸气与腔体的准备是一回事,不需要另有动作去打开腔体。吸气、喉结下来,小舌头、软口盖上去,这些是一个动作。就用这个状态来歌唱,你所需要的共鸣也就有了。

  有了以上关于“共鸣腔体”的共识,歌者就能很清醒的知道,从第57小节开始的尾声部分该怎么唱。

 


 






 

这充满激情的6小节尾声,分两阶段来演唱。首先是第5758小节的Tutto questo avverrate lo pro metto,声音在中声区,节奏紧促,注意一定不能拉宽,要保持很好的内心律动感。由于旋律中字音比较密集,歌唱时应注意嘴的动作要小,嘴动作小后面咽腔就打开了,共鸣就丰富了。嘴的动作大,声音、字都随着嘴的动作出来了,这种声音是脱离共鸣腔体的声音,不是我们所要求的声音,唱的着力点往后移,往下移,吸着唱,气吸好了有一定的深度,不要架起来唱,要依赖呼吸的支持,有了这些,共鸣自然就振起来了,为第二阶段的演唱作了很好的铺垫。

  音乐从59小节进入高声区:Tienti la tua pauraio con sicura- fedelaspeteo。演唱进入第二阶段,继续保持前一句的节奏和速度,不能随意拉宽,音响上由f逐渐加强到ff,用呼吸拉开造成了奔向大气势的渐强。这是巧巧桑对未来充满期望的呐喊,情绪激动而热烈。情绪激动时,嘴上不要用那么大的劲,如果念字时嘴上过于用力,就会形成嘴唇肌肉紧张,就会把字咬死。咬字应像大老虎叼小老虎过山崖,既不能咬死,也不能掉下来,咬字也是如此,既不能把字咬死又要念得清楚,唱歌咬字的位置在后咽壁,绝不是在嘴皮子上咬。

  59小节第2拍上的ti字在f2音上,高音i很容易挤,因此,ti不要念扁、念横了,应在共鸣腔里念窄元音。高音的i已不能在中声区唱i的地方唱了,要开口把放在后咽壁上部来唱,唱高音时母音不能变形。从59小节开始的整个大乐句一气呵成,演唱时始终要感觉从胸腔、经过咽腔(喉咽腔、口咽腔、鼻咽腔)与口腔、鼻腔、头腔中的空窦互为通气。让声音从胸口“嗓子眼儿”贴着咽腔后壁(咽壁)向上传送,声音反射到上口盖,在上口盖的中部产生共鸣焦点。随着音高上升,共鸣焦点向软口盖后面移动,这样可以保持共鸣腔体的打开,唱者非常省力。如果高音往前唱,共鸣腔体丢掉了,嗓子的本钱用得太多,嗓子用得多,很容易累或哑,并且音色很难达到优美动听的效果,高音听起来尖、炸。因此,演唱67小节的fe-de-la-spat-to时,fee线音应紧贴咽腔的上部,并且尽量少用嗓子,多用假声,协调好真假声的比例,获得充分的头腔共鸣,为紧接而来的bb2音上的spetto做好有利的共鸣腔体准备。应注意:唱bb2的延长音时要做到“该用的用,不该用的不用”----即呼吸:该用的是深呼吸,不该用的是深呼吸时的下坠或僵硬;共鸣,该用的是打开腔体,不该用的是打开腔体的同时又在喉部加上一个力量。同时,spetto中的重音是e母音,e母音切忌念得太宽,应小范围地贴在咽壁的上部分,就好比火苗最上端的亮点一样。并且,气息的量不要太多,否则,会把那闪光的亮点冲淡。

 

  五、结语

  通过对《晴朗的一天》这首歌曲演唱技术的简要分析,我们对于歌唱的基本要素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人声歌唱的基本要素包括呼吸、发声、共鸣和语言四个部分。呼吸是动力,气息冲击声带发出声音,这声音经过共鸣腔体把它加以扩大和美化,而形成动听的歌声。在歌唱活动中,呼吸、发声、共鸣这三者是同时出现的有机结合的统一体。这三者的关系是这样的:如果没有呼吸,没有共鸣,嗓子的运动也不存在。只有用上歌唱所需要的呼吸,歌唱所需要的共鸣,嗓子才能唱出歌唱所需要的声音。同时,歌唱乐器还有一个区别于其他乐器所独有的特点就是语言。只有歌唱乐器能够发出带有语言的音乐来,而其他任何乐器都不能发出带有语言的音乐。因此,语言是人类歌唱所独有的特点,它使歌唱艺术的传情达意上独具特色。歌唱的四个基本要素有着内在的密切联系,在歌唱时,四者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


作者简历:肖静,1970年4月出生,湖北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北省艺术职业学院声乐副教授,音乐系声乐教研室主任。

 

上一篇:分析合唱艺术的表现—... 下一篇:声乐课程中个性化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