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丽叶的咏叹调《啊,多少次》的音乐与演唱技法剖析 - 声乐学术论文 - 中国声乐家协会

中国声乐家协会

朱丽叶的咏叹调《啊,多少次》的音乐与演唱技法剖析

时间:2014-08-14 14:15:07   阅读:   来源:秘书处

 

        第一节  贝利尼与《凯普莱特与蒙太古》

 

    本篇论文贝利尼的歌剧《凯普莱特与蒙太古》中朱丽叶的咏叹调《啊,多少次》的旋律与伴奏的写作特点进行分析与研究。同时要从演唱风格入手,就作品的重点与难点的演唱部分,做了分析,并将歌唱家的版本进一步分析与比较。演唱的实用性分析也是本文的新的研究点。

   贝利尼的大多数歌剧创作,介于正歌剧和抒情歌剧之间,他是纯正的意大利歌剧风格,但又有别于正歌剧,尽管他也在法国生活过,但并未受到法国歌剧的影响,他的创作手法以抒情性的旋律,突出人声和优雅美丽的和声为代表,充满了贝利尼独特的艺术特色。与同时期的罗西尼和多尼采蒂相比,它既不同于罗西尼式的炫技花腔,也比多尼采蒂在情感上的表达要更加细腻。贝利尼最令人称道的就是他所创作的大量的女高音咏叹调,他所谱写的女高音咏叹调特点,倾向于内心自然的倾诉,音乐线条十分流畅,旋律优美,富有诗意,是典型的意大利Bel canto(美声唱法)的风格。

    《凯普莱特与蒙太古》是一部在六周内创作完成的委约作品,贝利尼于1830311日,在威尼斯的费尼切剧院(La Frenice 即凤凰剧院)将其搬上舞台,获得了巨大成功

这首作品的音乐取自于贝利尼的第二部歌剧《阿代尔松与萨尔为尼》(Adelsone Salivini),作品共分为宣叙调和咏叹调,从歌谱的速度标记可以看到两段都是行板的速度,前一段宣叙调是庄重的行板(Andante maestoso),这种速度说明了朱丽叶的身份,是一位贵族少女,而接下来的音乐旋律与歌词都表达着她渴望爱人却留有一份矜持的个性与心情。后一段咏叹调的速度是持续的行板(Adante sostenuto),贝利尼式的旋律悠扬婉转,朱丽叶细腻敏感的特质在音乐中表达的淋漓尽致。

这首咏叹调第一段的歌词是“无疑,穿上婚纱,装扮起来,如同要奉献给祭坛。噢,至少像祭品倒在神坛下。”歌词中折射出朱丽叶内心的不情愿与挣扎,歌词接着说到:“你在哪里,罗密欧!哪里,我应向哪里,我的叹息。”这里反应了朱丽叶对于爱情的忠诚,但又无助的心情。接下来,朱丽叶开始吟唱“啊,多少次,多少次向你请求!向天国哭泣,如此热切的等待,我的心里很乱!如此热切地等待,你的面容的光芒,啊!(如同)帕尔玛的太阳闪亮,啊!微风盘旋着,围绕着我,好像是你的一个叹息!这一段充分表达着朱丽叶内心的呼唤,她视罗密欧的面容为帕尔玛的太阳,如此的渴望罗密欧的爱,而音乐也一直用三连音的音型和竖琴烘托着,优美而抒情,充分地将剧作家的意图融入在音乐里。

 

第二节 旋律与伴奏的写作特点

 

贝利尼所谱写的歌剧咏叹调有着鲜明的个性标签,其标签的代名词就是旋律。他有着成熟精湛的旋律创作才能。欧洲音乐史料记载中,普遍认为他创作的音乐旋律高雅优美,温柔迷人,并称之为“贝利尼式的声乐旋律”。所谓“贝利尼式的声乐旋律”,既是在低声部和弦的伴奏衬托下,声乐旋律由宽广悠长的音调开始,逐渐形成高潮,然后由回到宽广悠长的音调,形成拱形线条。对于贝利尼的旋律与伴奏,有人认为伴奏显得太过简单,认为是他的创作能力有限,但在本人看来,正因为没有繁杂和过度华丽的伴奏,旋律的美丽才显得可贵,当人声演绎起这些旋律时,才如夜莺般悦耳动听。

贝利尼加强了宣叙调的旋律性,在人物性格和内心方面,都得到了抒发,同时,还加强技巧上的发挥,使得宣叙调的可听性也得到增强。在这首作品中,作曲家通过前面的宣叙调将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展露在人前。首先出现的是弦乐,低音的八度附点节奏音型带出了婚庆音乐的音乐动机,因为朱丽叶遭到逼婚,作曲家用这样的方式开始,让人也为女主人公感到纠结和挣扎,到了第2小节,出现了高声部的下行双音,用连贯的弦乐演奏出来,伴随着朱丽叶的出现,表现了年轻少女的柔美形象(见谱例1)。

谱例1


 

然后,朱丽叶开始唱起:“无疑,穿上婚纱,向奉献给祭坛”一个人诉说着无奈。这一句的旋律自然流畅,每一句旋律进行的部分都有变化音,贴切的将犹豫悲伤情绪用音符表达了出来(见谱例2)。

谱例2


 

紧接着,出现了下面的花腔乐句,这一句华彩乐句,旋律进行是上行音阶和上行分解和弦,将前面女主人公的压抑释放了出来(见谱例3)。

    谱例3


 

接下来,法国号奏出了前面出现过的音乐动机,仿佛深深的叹息,弦乐演奏着柱状和弦。与之相应的朱丽叶的演唱旋律部分在这一段中并不多,圆号的旋律部分反而突出出来,仿佛远处的罗密欧在与之对唱,朱丽叶断断续续的歌词表现出她的迷惑和胆怯(见谱例4)。

    谱例4


 


 

而后,整个乐队停了下来,朱丽叶唱到“风儿轻轻吹过,寻求安慰也是徒劳,”此时,竖琴奏出了优美的琶音(见谱例5)。

    谱例5


 


 

之后,竖琴一直与歌唱旋律对话。然后,长笛清透的音色,送出咏叹调的主旋律,旋律多以附点加三连音,曲线优美,在主旋律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歌唱性极强,在伴奏方面用竖琴以三连音分解和弦的方式演奏,优雅轻柔,贝利尼擅用附点,回音和装饰音谱写旋律部分,伴奏则特别偏爱分解和弦,经常会有“三对二”的音型,这也是贝利尼旋律的一大特点(见谱例6)。

谱例6


 


 

 

贝利尼的咏叹调总是充满着迷人的歌唱性格,而这首咏叹调的旋律显得尤为纤细柔和,将和声小调的风格和特点完美运用,和声小调的标志性旋律,奠定了一种忧郁感伤的基调,使人在不知不觉中黯然神伤。

 

           第三 《啊,多少次》演唱技法剖析

 

 

 

 一提到贝利尼,首先想到的一定是他谱写的连绵不断的旋律,这些节奏舒缓的大乐句,要求演唱者能够保持歌唱时声音的流畅,持久与连贯。而气息的稳定是唱好大乐句的基础,也是最重要的方法。

著名声乐教育家兰陪尔蒂在回答呼吸的重要性曾说:“它(呼吸)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如果他不能完美地掌握呼吸器官,他既不能发展他的嗓音也永远不能艺术性地演唱任何乐曲。”

    呼吸是歌唱的能源,气息是歌唱的基础,气息既支撑声音,又控制气息的强弱。在训练气息时,保持身体放松的去深呼吸,吸入后不能僵,在演唱贝利尼的旋律和句子时,要尽量做到气息的均匀支配和流动,在要处理一个长句中的渐强渐弱时,要靠气息的压力来控制声音,做到细而不断,连贯自然,所以,在学习贝利尼的作品时,都要把气息的训练与运用放在首位。当然,语言和节奏等基本的规律和类型也要重视和掌握的。

浪漫主义时期的作曲家喜爱用花腔来表现女主人公情感上的宣泄,呐喊与诉求。贝利尼歌剧中的花腔一般以两种形式出现,或华彩经过句,常用跳音表现;或以连贯的华彩乐句出现。在演唱华彩乐段时,要注意清楚准确的咬字,保持在横膈膜上着力,用气息去支持,务必做到清晰可辨;如果唱的是跳音型的华彩,一定要保持喉头的稳定,音量可适当控制,清晰地发出每一个音,如果是连贯的华彩,则要在气息很稳定的基础上,保持线条流畅的一气呵成。总之,在演唱运用练习花腔技巧时,要从慢做起,先研究,读谱,找到节拍的强音或主要音,分清楚走句的分句,慢练,逐步再加快速度,方可演唱到位。

      这首作品的宣叙调,贝利尼在一开始就把音高写在了小字2组的e2,在第一句,用的基本上都是小2度或大2度的上下行,作为演唱者来说,首先要非常准确的把握音准,包括其中的装饰倚音。贝利尼在第一句中,运用了半音持续上下,表现出人物的状态,生动地勾画了朱丽叶内心那细腻的渴望情绪(见谱例1)。

同时,在演唱前几个句子中,伴奏是完全停下来的,这对演唱者提出两个重要的要求:第一,要有心理速度,把握歌唱语言的情感状态;第二,每一个音都要清楚并且衔接连贯。整首作品的前面四句,是比较难唱的。在伴奏旋律进来前的最后一句,是声乐一句华彩乐句,注意深呼吸的支持,不要夸张的演唱,控制分寸的演唱,是十分重要的,要轻盈和有弹性的曲完成它。

而后,钢琴伴奏又起,低音的伴奏变成了柱状和弦,到”风儿轻轻吹过”这一句,钢琴又完全停了下来,这一句表达着一个少女的内心痛苦,演唱时要用高位弱声的处理方式,轻而不虚的吟唱出来,弱声对气息控制的要求更高,不可忽视横膈膜的作用。同时,弱声演唱时要唱清楚每一个字的元音和辅音,这样观众才能听清楚演唱的内容(见谱例7)。

 

谱例7


 

 

接下来,伴奏出现了一连串的上行琶音,此刻的歌唱声音语气化,要更浓一些,这些音符要根据语气的变化而变化,不能改变本身的拍子,但也不能像读谱机器一样演唱,乐句有丰富的表情,相对应长句有强弱,速度都会有变化,我们也称为自由节奏(rubato)。处理自由节奏(rubato),要根据作品表现的内容,在不破坏乐句结构,尊重人物性格的条件下,在合理范围内来处理速度和节奏,使得人物的表现更加立体化。所以,演唱贝利尼的宣叙调,除了要能准确完成谱面的音符及其标记外,还要能在音乐情绪合理的范围下,赋予人物更多的表情。

在一段伴奏的上行琶音结束后,伴奏开始演奏主旋律的谣唱曲。谣唱曲(Cavatina),一般以四句为基本单位,行板速度居多,多是抒情,类似于浪漫曲。通俗意义也能理解为抒情歌曲,它具有很强的歌唱性,通常是抒发人物情感的艺术歌曲。演唱谣唱曲时,首先要注意的是连贯,不仅要声音连贯,语言也要连贯。要先读词,发清楚每个词的元音,元音的呼吸要深,然后将元音和辅音连起来读,注意不要将前后的字尾、字头紧连,要分开。解决咬字后,再唱乐句,乐句要保证每个音都在呼吸支持的基础上用面罩歌唱,共鸣点要准确,声音要能传的远,再将词曲连起来练,就能渐渐连贯了。

     此外,还要注意的还有装饰音,这首作品中的装饰音不算太多,但在旋律中也起到了链接和润色的作用。主要可见的是倚音。通常倚音的演唱是不占时值的,除非有特殊的需要,比如渐慢。本曲中只有一处的倚音是可以作渐慢处理的,(见谱例8

谱例8


 

 

其他的倚音主要的练习方式就是先单个音的曲慢唱,然后再带入节奏中,在不破坏原本单位拍的情况下曲演唱练习,就会准确了。在这段谣唱曲中,有两句难度较高的华彩乐句,第一句见谱例9

谱例9


 

 

这一小节中药完成16个音,并且是以不同节奏组合方式来演唱的,在“bril-lar这句中,先需要唱一个减七度的大跳,首先要唱准它,腔体不要开得太大,这会让声音撑开,应该在“内兴奋”的状态下直接去咬“lar这个字,然后唱下面的五个十六分音符,同时还要注意下行音阶的颗粒感,之后接着是四个三十二音符,音准都要特别小心。在之后的“del这一字前,可以换气,唱接下去的一句,一定要小心节奏,十六分音符和三十二音符要区别明显。第二句,见谱例10

 

谱例10


 

   
 

    从“in-tor-no”开始,高音g2的时值可以延长,在“sem-bra”之后,要深呼吸,要一口气唱到 High c3那个音,并延长它,注意后面那相似的四个三十二分音符要唱两遍,因此在此之前可以换气,之后就不能换气了,一直要唱到un tuo so spir之前时,才可以换气,最后在伴奏的衬托下结束尾音。

        第四节    作品演唱版本的艺术处理比较与借鉴

近年来,贝利尼的这部《凯普莱特与蒙太古》备受关注,多次在世界各地上演,而当中这一首《啊,多少次》女高音朱丽叶的咏叹调也多次作为音乐会曲目为歌唱家们所青睐。近年的国际声乐比赛中,这首也是女高音们的热门曲目,当中我挑选了演唱完美又各具风格的三个演唱版本,对她们的演唱和处理做了比较,同时,也可以从中借鉴学习

在众多上演的歌剧版本中,本人挑选了的第一个版本由俄罗斯女高音安娜·奈瑞贝科(Anna Netrebko)饰演朱丽叶的歌剧版本。本人选择的第二个版本是曹秀美的音乐会版本,由钢琴伴奏。 本人选择的第三个版本来自于美国的女高音Nadine Sierra

    首先,我们先对照谱面来看三位女高音的演唱。在这首作品的演绎上,三位女高音从旋律和节奏方面都充分尊重了贝利尼的创作,在演唱中并未做任何修改。在华彩乐句中,也未加入更多的装饰音和修饰,以极其严谨的处理完成了作品。不同的是,首先是在延长音的换气的地方,歌唱家们有所不同,全曲共有三处,第一处见谱例1

    “Eccomi ”这个词,安娜·奈瑞贝科和曹秀美都做了适时的延长去唱歌词“E”这个音,Nadine Sierra做了超过三拍的处理,我个人觉得在开始的地方,情绪上要稍有控制,过度的延长是没有必要的。第二处在谣唱曲的第二段的这一句华彩乐句(见谱例9)。

    同样的,在演唱处理上,安娜·奈瑞贝科和曹秀美在“del之前换了气,加重了语气,而Nadine Sierra这一句做的非常出色,她并没有换气,但也强调了语气。第三处在最后一句华彩乐句(见谱例10)。

    安娜·奈瑞贝科在中间换了气,曹秀美和Nadine Sierra唱了一整句没有换气,非常完美。本人认为,在这一句中,尽量不要换气会听觉和情感线条上更加连贯完整。

在这首作品的演唱中,歌唱家的演唱都是按照行板的速度在演唱,不过从演唱时间也可以看出在处理作品时的不同。安娜·奈瑞贝科的用时为823秒,曹秀美的用时是740秒,Nadine Sierra的用时是812秒。从时间上我们可以看出,用时较长的歌唱家注重情感的直接倾诉,而用时较短的则注重作品的流动与连贯。这与三位歌唱家所属的学派和歌唱风格有直接联系。

曹秀美是抒情花腔女高音,出生在汉城,但是在罗马的圣塞西莉亚音乐学院接受的钢琴与声乐的训练,而老师贝尔贡齐又是正宗的的意大利学派,因此,清晰地咬字和纯正的风格以及干净连贯的音色一直是曹秀美的特点,所以,在演唱这首作品时,她充分诠释着贝利尼的意图,将作品展现的非常连贯优美。

安娜·奈瑞贝科是抒情女高音,正宗的俄罗斯声乐学派,腔体通透,浑厚华丽,她的个性也非常开朗热情,在演唱这首作品是,她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将朱丽叶的那种可爱娇羞的个性展露无遗,谣唱曲的部分充满着歌唱性,同样打动人心。Nadine Sierra也是抒情女高音,是在美国接受的教育,声乐技术很突出,技巧成熟,在这首作品中,她表现得很动人,通过肢体,眼神与声音上的控制处理,展现的是一个戏剧性较强的朱丽叶。

当然,因为所处地域,所受教育以及年代的不同,加上自己对作品的理解不同,演唱风格自然不一样,而我们在分析对比时,主要是看谁的歌唱更贴近作曲家本身的创作意图,同时也能打动观众,那么就可以说演唱时成功的,同时,在我们自己演唱时,不要盲目一味的模仿,而是一定在理解歌剧背景及语言的基础上,注入自己的思想,吸取优秀的演唱者的长处,再进行学习。


结语

    贝利尼的这部《凯普莱特与蒙太古》,在中外杂志中对它进行研究与演唱分析的文章屈指可数,对《啊,多少次》这首朱丽叶的咏叹调的升入剖析与研究也基本处于空白,本人在这篇文章中,从综合方面展开了分析,并密切联系自己学习中的演唱体会,探讨了这首作品的艺术与演唱处理,阐述了对这首作品的认识与演唱技法,希望本文也能够对演唱与教学这首作品,准确把握人物角色特征,提供参考,与对此歌剧感兴趣的朋友们共同探讨。

 

参考文献

1、尚家骧《欧洲声乐发展史》,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911月第1版。

    2、钱苑、林华《歌剧概论》,上海音乐出版社2003年出版。

    3、刘新丛、刘正夫《欧洲声乐史》,中国青年出版社19996月北京第1版。

4、王沛纶《歌剧辞典》,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19955月第1版第1次印刷。



 王霓雯

上一篇:探究突破歌唱高音的调... 下一篇:分析合唱艺术的表现—...